郭全中:城市超级App发展及融媒体转型之道

2021-06-04 来源/作者:
浏览量: 分享

     F57D6180DC314DFFCA0FDD1E68133A69.jpg

      5月7日,“城市之光——超级App蝶变与未来”2021首届中国城市超级App生态协作峰会在中国无锡隆重召开,此次会议由无锡市大数据管理局和中国城市超级App联盟(筹)联合主办,浙江国脉数联网络有限公司、灵锡互联网(无锡)有限公司、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无锡数字经济研究院承办。大会涵盖最新行业解读、标准文件发布、实践案例分享、未来趋势思辨等重要议题,参会大咖分享研究成果、交流智慧观点、探讨未来发展。大会异彩纷呈、盛况空前,共有300余位嘉宾出席本次会议,其中有来自上海、南京、厦门、南宁、深圳、株洲、黄山、连云港、驻马店等43个城市代表出席,更有15000余人同步收看线上直播,共同见证城市超级App迈入协同发展新时代,点亮城市未来之光。

      本文系融媒体资深专家、中央党校高级经济师郭全中先生于5月7日下午在“2021首届中国城市超级App生态协作峰会”主题论坛上的演讲,内容通过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7239EDAD-59C5-49C7-AE6D-FBD9FF10F332.png

「融媒体资深专家、中央党校高级经济师 郭全中」 

      感谢无锡市大数据局的邀请,今天大家重点研讨的是关于城市超级App。我一直以来是做基于互联网的产业融合,我在国家行政学院也会讲一些关于大数据和治理创新的一些内容,那么今天给大家汇报的是城市超级App与融媒体发展之道。

      首先谈一谈对城市超级App的一点不成熟的看法。之前的演讲嘉宾提到,国家有大数据平台,省里也有,为什么我们城市还要有?其实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省层面,它都存在两个问题,第一个是不理解当地的场景,第二个是由于部门利益主义,不同城市间的数据很难被完全打通使用。例如国家发改委主导的国家大数据平台,在各个部委之间数据的打通是很难的。再例如,我年前办一件事,因为牵涉到两个不同的部门,数据没有做好更新而办理失败,前段时间再去,通过申请了,但前两天再去办,因为只有30天有效又要重新申请,问窗口人员为什么不直接修改底层数据,他们回答业务量太大。虽然我们现在经常谈论大数据,但落实到具体层面,数据的互联互通是很难的,也解释了为什么城市超级App有它的生存空间。

      现在更多的是从城市的智慧运营和大数据的角度讲述城市超级App。其实对于一个城市的服务来讲,还有一块重要的内容是关于媒体。近几年都在讲媒体的融合,主要是媒体的舆论引导力和服务能力的问题,不仅要集合刚才严董所说的内容,还要集合我们的舆论引导功能和服务功能,只有这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超级App

一、媒体融合的背景与困境

(一)媒体融合的背景

      现在传统媒体的受众基本处于流失状态。根据CNNIC的数据,截止去年的12月底,我们国家的网民规模是9.89亿人,手机网民规模是9.86亿人,那么我们的移动互联网渗透率就是99.7%,这个数据在全世界是最高的。我们发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受众基本上都转移至互联网甚至是移动互联网。传统媒体上的读者、观众、听众等传统受众基本上是没有了。

(二)媒体融合的困境

1、传统媒体深陷困境

      传统受众的流失会导致用户的连接失效,从而给传统媒体带来致命的困境。可以用一个恶性循环图来表示:

E9851E73-0202-4B56-88D3-68B0C0A3CC46.png

      首先是受众流失,导致传统媒体二次销售模式的坍塌。以前传统媒体的商业模式是将报纸发行售卖给受众,同时具备传播功能。好的传播功能可以卖给广告主,从而获得广告收益,这是传统媒体的主要收入来源。然而受众的大量流失,大家不再把传统媒体当作信息的第一入口的情况下,传播功能就随之弱化,从而导致收入的断崖式下滑,中国传统媒体的收入是从2012年开始出现断崖式下滑的。那么出现断崖式下滑的后果就是造成收入大幅度下降,存在骨干大量流失的情况。

      对于媒体来讲,最核心的资产是人才,人才骨干的流失对媒体的影响很大。刚开始的人才流失只是从个别到团队,后来是从骨干到创始人,最后是从采编到经营再到技术。人才正常流动的核心问题在于优秀的人才不愿意再进来。大部分的人才都被高薪资吸引,然而传统媒体所能提供的收入并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也就无法吸引优秀的人才,这给传统媒体事业的发展带来很大的影响。

2、忽视技术错失转型窗口期

      (1)理念上,保守落后,死守“内容为王”;

      (2)思路上,“内容+”和“+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

      (3)技术上,重采编轻经营,无管理无技术;

      (4)体制机制上,原有体制闹改革,而没有为新业务创造新体制机制。

3、困境根源

      困境的根源在于用户的连接失效。传统媒体可能还有一定量的受众,但是这个受众量很少,最根本的问题是没有用户。受众是一个整体性的概貌,而用户是给每一个人建立个体数据模型,对他的行为和痕迹进行分析,然后给他提供相应服务。所以,没有用户一切就无从谈起。

二、“三智化”融合转型路径

      国家提出了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习总书记高度重视媒体融合转型。2014年8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以及《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意见》的出台,对媒体融合的顶层设计做了详细的阐述和布局。我们从它对媒体融合的一系列的顶层设计上来看,传统媒体的路径可以定位治国理政新平台。

      第一方面是做智媒体,安身立命。一定要做成智能的媒体,而且牢牢守好自己的媒体属性,才能让政府觉得有价值,给到相应的资源。

      第二方面是做好智慧政府,做好有效延伸。现在有很多媒体在帮助当地的政府做一些智慧政务的服务,我们称之为有效的延伸。

      第三方面是积极参与智慧城市运营,助力商业模式再造。要主导或参与当地城市超级App的建设和运营。

      媒体深度融合的根本目标是打造现代传播能力与重构商业模式与盈利模式,在传统媒体发行、广告和相关收入断崖式下滑的情况下,应该充分借鉴互联网媒体生态化运营的经验,通过生态化运营来为媒体深度融合提供充足的资金支持,这就要求从之前的舆论引导向“智媒体+智慧政务+智慧城市运营”“三智化”生态系统深度延伸,通过生态化运营来重建用户连接,进而重构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

三、打造城市超级App来重建用户连接

1、充分发挥体制性优势获取资源

      2019年125日,习总书记在人民日报社的现场学习会上明确指出,新闻单位要跳出新闻单位,即媒体融合不仅仅是新闻单位一家的事,要利用体制性优势去获取社会公共文化大数据资源等资源,实际上就是要去获取数据资源。

2、面向本地深耕用户和市场

      要把握本地的用户和市场,要分场景做深做透,这是互联网大厂所具备的优势。我们最核心的优势包括:当地的行政资源和当地服务场景的深耕。

3、城市超级App是抓手

      深度参与城市超级App,要把这个事情作为重要抓手。

4、媒体融合转型的前提

      第一是要有一把手,当地执政长官要高度重视,媒体的一把手要真正懂且愿意去合作;

      第二是要具备互联网思维,以用户体验为王;

      第三是要有一定的技术能力;

      第四是要有战略布局能力,我们怎么去做深度的战略共存;

      第五是要有市场化体制和能力,如果没有这个能力,拿到资源也只有浪费。只有在机制上做更灵活地探索,例如管理层的持股,包括薪酬的设计等等,才能使其真正地运作起来。


标签:
责任编辑:heyiting
在线客服